隔一投注法

  登录
   

西游记——我的第一次(11)

媒体:原创  作者:老黑
专业号: 2020/3/10 17:38:55

西游记——我的第一次(11

花了点儿小钱,跟着前面人不紧不慢的脚步,我走进了一个奇异的世界。

最让我惊诧的是,在这异域风情的曦微中,只要你望向太阳出来的地方,就会有意想不到奇形异象走近你的身旁。它们都演扮成不同的森林主人,以不同的姿势昭示不同的生态文化,引着你的思维去洞察其中的逻缉与道理。阳光与黑暗交会在它们身上给你带来的蒙胧感觉,特有一种灵魂的召唤,让你在迷茫里亦真亦幻。许多错觉形成的是与不是,强烈地撞击我的心房,考验着我的意识和想象。这时候,说孤陋寡闻不起任何作用,这时候,几十年积累起来的那点科学认知,真的非常可怜,我向往、崇拜、坚信唯物主义,但我不能规避眼遇带给我的思想,确实,解释不了的现象和想象让我有点害怕,但我的认知得出的结论,没有让我放弃该有的逻缉方向。

IMG_20191011_075523

最初有这样的感觉,有许多相形的影子杵在蒙胧的前方,静静的凝望着我们这些天外的来客,没有问候和起码的招待,只有略带寒意的清风,轻轻的掀动着身上秋装的衣角。从生疏的表情里我只能去体会冷漠,没有一点儿人情冷暖感觉。意识提示我,它们好象在说,你是你,我是我,我们有关系么?稍一转神,忽然又觉得它们在动,除了你来我往的瑟瑟声,又似乎听到冥冥的噪杂声,似乎有呼唤,还似乎有悲泣,声音里有不甘,也有无奈。微风都带有低吼,沉沉的唸叨着:这就是天命,对不起良心的终结。

它们在蛮怨谁?不会是我们这群人吧?不会的,我们最多就是来看看,也没做什么。就是做点什么,就它们目前这状况,也不碍的。要怨,最有可能,是怨我们的前人。会怨他们什么呢,是贪焚无度呢?还是只顾自己和眼前?

面前沙丘间的低谷里,有一片杂乱的脚印,绕着流动的沙丘重叠,那脚印,一会儿多一些,一会儿少一点儿,一会儿成条形,一会儿成园状,看不到要去的方向。这境象,不由得让我想起被围歼时败兵的残样。又觉得那好象是那个国度里,著名大文豪的一篇文章,纷杂的只见文字的堆砌,读不出一点意思,感不到的一点的温暖,即便是最后的晚餐,也不至于如此彷徨。好笑么?这可不是摆在艺术殿堂里维纳斯象,残缺,可一点也没有供欣赏的价值。

我的心震颤的厉害,手也抖的不行。当然,境遇和天象也没有给我多少温暖。我知道,这和年龄不年龄,爷们儿不爷们儿,出息不出息的,都没有多大关系。但我必须告诫自己,一定要挺住,来一次多不容易呀,这可不是做客,也不能当作简单的游览,这应该是一次历练,一次人生少有的经历。总觉得这一切,它不仅是深情的往前走,还有一种带着血的回顾。当然,从客观上来说,我知道,来这里,我还是第一次。所以,不能只凭记留印象,要用现代手段把这些生态悲状的截面,定格到我的百度网盘里,除了有选择的分享,还要闲时拿出来品味,把品味中的感觉用文字写出来,不敢苟同别人的理解,只求自律,不再有浑噩的言行。

IMG_20191011_074914

一只叫不上名动物,悄悄地穿行在林木间,它能听到苟延残喘的萎靡之气,能嗅到唇亡齿寒戾气,可是,它亦然往前走。这么不惜命,是不想活了吗?还是,它已经知道,往前走要面临的一切,已经不可避免,不是走不走的问题?它不是趋避危险,也不是为了裹腹,谁也不知道它预感到了什么,要这般匆匆行色?它是要奔向明天的阳光么,是要去分享太阳给予大地的温暖么,还是要去绿叶中摄取它生命的需要?也许它刚刚享受过一次初恋的抚摸,也许它刚刚把无私的真爱,送给了盼望明天的儿女?也许它要去编织这一生从未有过的希望,也许它要去和老朋友分享一次自己最美的理想。也许,也许,也许我想,谁应该此时去忏悔。

一只猩猩怎么会爬上枝端仰天长啸,是在呼唤儿女的归来,还是为伴侣去而不归而悲伤,是为河流的干涸在痛哭,还是为绿洲的消失在惋惜,是为家院被风沙埋没而无助,还是在怨

老天为何不多降点雨?是在问苍天,这是为什么呀,是谁断了我们欢乐的来源。

IMG_20191011_071345

在这里,我还看到了大象,老虎,豹子,驼鹿,长颈鹿,麋鹿,科莫多巨晰,狼,野猪,蛇,蟒……。总之,你见过的想到的,只要是怕人的,都来了,没有狰狞的面目,只有看起来好象的身影。为什么要这样呢?堂而惶之的出现在黎明前的黑暗里,怕的把脸都藏起来了,是真的胆怯,还是不屑于面对才如此。这种朦胧的身影,似有似无的声音,是想抗争,还是想表达实在没有力量。还是想用看似无关却有暗中相连的模糊数据,写一篇世人根本看不懂的文章?可能,它们就是想看看,另一个种群,傻傻的欢乐,傻傻的观赏,傻傻的何时能步着它们的后尘,走到它们一样的目的地。

IMG_20191011_074430

IMG_20191011_073454

想到深情处,我控制不住想哭,可无论如何找不到哭的感觉,更别说泣不成声了,于是,便在心里以一种祈祷的方式默念:对不起,对不起,请原凉,请原凉。人无完人,何况其思想和行为。我敢对着许多人说,没有一个人可愚蠢到不为自己的眼前和以后考虑,以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论,不仅会考虑到自己,还会考虑到孩子和孙子,这是公认的,不论文化水平高低,道德涵养和素质达到什么境界。

我们这一群人,都是来自黄河岸边的肴山和伏牛山里,经常品味白皮松下春兰的姿态与芳华,有时候也会在栎林下的腐殖质中,挖出几个特象红薯的天麻,至于看百花灿烂,听山泉谱曲,叶幕中小鸟的多声重唱,风过松林时如《黄河大合唱》般的雄混之音,畅走林间小道绿色胡洞的诗意感觉,那就是家常便饭。一猛的,体验这种愰如隔世的感觉,还有这么多“有你好看”,还给你那么多的想象空间,能没有感慨么?

IMG_20191011_072752

IMG_20191011_070941

IMG_20191011_072855

走出别人不理解的思维方式时,已是太阳爬上了最近的一个沙丘。桔红艳色的阳光,涂满了眼前的一切。起伏的沙地上浮现着涟漪般的波纹,东倒西歪奇形怪状的枯树,长着几片胡杨叶形将就枯的树,静静的站在沙地上。这时我想起了领队起程时对这个景点的介绍:怪树林。并且特别强调,必须在黎明时不长的时间内观赏。现在想起来,确实有点儿怪,怪在这些枯树在那种光影里,不仅有形,还似乎有魂灵,能开拓思维,让人浮想联翩各取所需。其实这就是一片枯树林,一片生态即将消失时的景象。

这是一个老退伍军人开发的景区,进口有一块不大也不醒目的牌子上写着,请你献上爱心,救救树木。面对将要离开的大巴车,老兵说,这里风大,春天,风把这铁皮房往下风口挪了十余米。我把头伸出车窗外看了老兵一眼,他那藏族人的肤色,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
阅读 1077
版权声明:
1.依据《》,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,版权归发布者(即注册用户)所有;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,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,遵守相关法律法规,无商业获利行为,无版权纠纷。
2.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,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,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。该项服务免费,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。
  名称:阿酷(北京)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  联系人:李女士,QQ468780427
  网络地址:
3.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,完全遵守《》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,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。

© 鄱湖人家网  E-mail:cnplph@163.com QQ:690138908
基于技术构建 

神扑克app 博天国际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 彩票大赢家 隔一投注法 博天国际 狗万足彩app bet36体育在线 神扑克app 正片白小姐六选一肖